時代不同了 企業賺錢的邏輯也變了!

2018-07-16 投資觀察 2843 ℃ 0 評論

我們追逐新名詞,發明新名詞,遠遠的快于我們能做到的。

        ——許小年

最近互聯網金融很動蕩,于是經濟學家們自然也或主動或被動地活躍了起來,有的說早就該動手了,下手還是晚了,有的說金融不能倒退回傳統金融一統天下。

什么叫傳統?銀行們如果應用了互聯網金融的技術還能叫傳統金融機構嗎?互聯網技術本就不是誰家的獨門秘技,更不是P2P、網貸們的獨家專利,它早就在那里。

有人說,今天我們知道,金融本質上就是股和債的零和博弈,根本不存在什么創新,甚至在某種程度上金融創新跟金融詐騙基本同義。證監會監管下的券商沒有創出什么東西來,互聯網金融等非牌照金融機構在金融創新的大旗下卻蓬勃發展起來,為日后的金融敗局添磚加瓦。

QQ截圖20180716155344.jpg

前些天,著名經濟學家許小年在2018年浙商證券“鳳凰行動”論壇的發言非常值得好好研讀,坤鵬論看后深感受益匪淺。

許小年認為,中國經濟現在已經進入了后工業化時代,而剛剛從工業化時代走出來的我們,還完全沒有適應,這個后時代就來臨了,而這個新時代和以前有著很多不同。

改革開放前三十年,我們是從農業國向工業國轉型,而工業和農業最根本的區別,就是大機器工業生產,大機器工業生產就需要進行投資,需要購置設備,對資本的需求是海量的,在過去改革開放的前三十年,固定資產投資的增長速度大概是兩倍于GDP,所以在工業化時期,投資是拉動經濟增長最主要的動力。

這很好地解釋了我國金融業的發展為什么如此蓬勃,這都是和資本積累密切相關的。

近些年,我們開始進入后工業時代,所以固定資產投資的增長速度也開始降到一位數,基本和GDP增長相當,我們也從短缺經濟進入到了過剩經濟,許小年認為“宏觀政策,不管是財政政策也罷,貨幣政策也罷,失去作用了。”

坤鵬論認為,因為實體經濟是幾乎所有行業都存在過剩,大家都陷入了不賺錢的困境,本來投資應該是扶持賺錢的好企業做得更好,這樣投進去的錢才能越賺越多,錢本身沒有好與壞,但資本的本性永遠都是逐利,既然知道不賺錢還往里面投錢,不就是個100%的賠本買賣嗎?資本肯定不會干,銀行更不會干,所以央行放的水根本不愿意也不會向實體經濟流轉,于是它們就跑到了資本市場,不斷推高資產的價格,比如:房價。

貨幣政策失靈了。

千萬別賴銀行為什么不愿意給中小微企業貸款,銀行的錢基本都是老百姓的存款,它的首要職責就是保證存款的安全性,所以說,金融的核心是風險控制,如果你在銀行存著大把銀子,肯定也會堅決地不允許銀行把自己的錢借給風險率極高,大概率還不起錢的企業。

那么在后工業時代企業該怎么辦?

許小年給出的答案是創新能力,“是研發、是創新。依靠創新,為自己創造新的市場,依靠創新從競爭對手那里搶奪現有的市場份額。”并且,“這個世界上沒有夕陽行業,只有夕陽企業,沒有朝陽行業,只有朝陽企業。別搞錯了,哪一行都能出狀元。”

創新也可以分為兩個層次,一個是大公司可以為之,那就是研發新的技術,像華為那樣,二是用好現有的技術。

創新的根源是為了提高生產效率,自己獨創和用好已有的技術目的都是一樣,只是未來的發展前景和規模不可同日而語罷了。

今年6月,浙商總會2018年半年度工作會議暨骨干培訓學習會上,馬云也曾提醒企業:

“我覺得整個企業如果沒有技術含量,如果大家還在資源投入、資金投入、勞動力投入,這個時代完全過去了,未來的利潤就在于你的技術含量,未來的市場不在于多大,而在于多深。你想想,日本的市場是深度非常深,中國市場廣度很大,中國的市場遠遠未開拓,中國有巨大的機會在這里。

所以,希望大家多注重這個觀念的思考,以后制造業就是一個創造業,以前的制造業企業花時間都在想融資、買設備、搞定材料,未來的制造業請大家多花點兒時間不是引進資金,而是引進知識、引進人才,把這方面做好。”

春江水暖鴨先知,大企業們開始拼命在科技創新上布局。

2017年10月11日,阿里宣布拿出1000億人民幣啟動資金成立達摩院,今年6月26日,再成立研究機構羅漢堂,前者負責研究解決未來問題的先進生產力,后者研究隨之而來的生產關系。

2018年4月9日,恒大與中科院簽署協議,計劃在未來十年投入1000億元,在生命科學、航空航天、集成電路、量子科技、新能源、人工智能、機器人、現代科技農業等重點領域,共同打造科學技術研究、科研孵化、科研成果產業化“三大基地”。

許家印說,“堅信用十年的時間,高科技產業也將成為恒大的龍頭產業。”

2018年6月29日萬科召開股東大會,會上傳出驚人消息:萬科要“拋棄房地產”!從其透露出的轉型規劃也可以看出科技是其未來的重中之重,一方面,不僅是建造住宅房產,而且還要給住宅加入一些高科技的元素,以方便人們的生活起居。比如:人雖出行在外,但仍能通過手機調控居室里的家電。另一方面,通過出售房子,獲得大量客戶圍繞客戶的需求再做增值,這種收入類似于“互聯網服務收入”。

我們的經濟學家一直以來都喜歡拿日本說事,特別是1985年廣場協議后,日本央行連續升息刺破房地產、股市泡沫,最后讓日本一直蕭條到現在,而這其中的話里有話就是,如果日本央行不那么操作,日本就能避免蕭條,這就是個世界級的反面教材。

但是,坤鵬論曾在通縮比通脹更可怕?日本老百姓只有20.7%覺得它不好中介紹過,通縮多年的日本沒咱們想象的那么慘,“實際上,日本對通縮持積極看法的人要多于持消極看法的人。”

當年,日本央行敢勇破泡沫,在動手前,日本曾有個未來何去何從的大討論,當時的日本人看到了他們的商社在倒騰房地產、車企在倒騰房地產、化工廠在倒騰房地產、東大京大的學生一畢業就倒騰房地產,全民投機搞房地產。很著名的說法是當時日本的房地產可以買下整個美國。日本人說這樣不行,日本是個資源匱乏的國家,只有房子大家都要喝西北風,要制造業立國、科技立國。

所以日本人是在明白了光儲蓄房子不行,會毀了日本社會的未來之后,心甘情愿地刺破了房地產泡沫。

那么現在的日本如何?大家可看看坤鵬論以前曾寫過的我們憑什么瞧不起日本,讓你看到一個真實的日本。

正像一位專家所說的“我其實一直認為,中國要是真的重蹈日本覆轍,那是很幸福的。”

去杠桿,滅泡沫很猛烈,也很痛苦,但不去杠桿,不滅泡沫,誰會真心實意地搞科研,搞創新,正像一篇文章中描述的那樣:“人們依然會以賈躍亭是成功者,全球知名老賴賈躍亭,欺詐上市、PPT做市值,最后直接間接欠了數十萬人上百億元債務不還,拍拍屁股跑到美國了。至今還能時不時上新聞,不僅活得很滋潤的樣子,還有一個所謂汽車公司今天融到10億,明天又融到20個億,還能在廣東想拿地就拿地,依然是一幅人生贏家的樣子。多少心術不正之人視其為榜樣偶像,又有多少三觀正常的人對此寒心。”

毛主席說過,“知識的問題是一個科學問題,來不得半點虛偽和驕傲,決定的需要的倒是其反面——誠實和謙遜的態度。”

華羅庚說過,“科學是老老實實的學問,搞科學研究工作就要采取老老實實、實事求是的態度,不能有半點虛假浮夸。”

前些年,會玩資本,敢說大話,成功就得不要臉大行其道,今后,中國想在后工業時代繼續璀璨,最起碼的標準應該是:

不要讓老實人吃虧!


猜你喜歡

本文暫時沒有評論,來添加一個吧(●'?'●)

歡迎 發表評論:

有樂賺
彩票官网软件下载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