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預言經濟者都純屬大忽悠 2019年的幾個建議

2019-01-10 投資觀察 8088 ℃ 2 評論

我荒廢了時間,時間便把我荒廢了。

    ——莎士比亞

QQ截圖20190110163114.jpg

2019年就這么來了,要不怎么說,時間才是至高無上的主宰,在它面前,人人平等,它誰的話也不聽,永遠按照自己的節奏,固執地一秒一秒前行。

每年年底,總有些人要搞預測,原來只是發發文章,不知什么時候開始,竟然搞起了現場版的預言大會,本來是個讓自己揚名立萬的事,還要向聽他們瞎白活的人收門票。

也是,如今不要錢的好東西被人視為敝帚,讓自己掏錢的垃圾卻奉若珍寶,收智商稅確實是門好生意。

其實,開大會自古以來都是個洗腦的好方式,會場的布置就像遠古時代的祭壇,相當有儀式感,一進去,人們心里就會不自覺地肅然起敬,一個人占領一個大舞臺,就像擁有了巫師般至高的權力,演講的時候,配合上蠱惑人心的PPT,再多說些一本正經的廢話,一下子就能麻翻一大批。

有人賦打油詩一首,獻贈給開跨年演講:

又是跨年來演講,忽悠單純小青年;

剩飯搬家老重炒,一驚一乍為討好;

樹會長高人長進,空泛虛無人難信;

消費升級智能造,科技創新實力拼;

人家吐槽你買票,不如回家來睡覺!

所以,你看傳銷、微商,甚至不少大騙子,哪個不把搞大會視為手中的王牌武器,只要腳一踏進會場,90%的人已經算是人家的囊中之物了。

坤鵬論可以肯定地告訴你,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什么預言大師,所以預言大師的套路都是按照著名經濟學家西奧多·萊維特的教誨行事的:

“做一個預言家很容易,你做25次預測,然后只談論其中被證明是正確的預測。”

如果你的預測不準確,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經常預測。

因此,識別真正大師的良方也就出來了,誰不整天預測這個,預測那個,才是真有本事。

2018年年底,有好事者把國內知名預言家(券商的分析師們)在2017年做的2018年預測拿出來拷問,結果有對有錯,坤鵬論仔細分析了一下那些對的,一靠講經濟規律,也就是順應經濟規律進行預測,二靠廣撒網,比如在預測股市版塊時,分析師每次提到的都是4~5個板塊,總有能說中的。

這不禁讓坤鵬論想到了不做大哥很多年的高善文,他曾有幅對聯:

上聯:解釋過去頭頭是道,似乎有理

下聯:預測未來躲躲閃閃,誤差驚人

橫批:經濟分析

坤鵬論一直認為,經濟學就不算是一門科學,因為沒有哪一門科學在實證研究領域使用如此眾多精細的統計模型,卻得到如此眾多彼此迥異的結果。

而且,即使兩個學者使用的計算方法看起來相差不大,其最終結果也會由于所使用的假設有略微差異而相距甚遠,這就是所謂的失之毫厘謬之千里。

或者說,經濟學家們越精細地完善他們的模型,那種模型根本不能預測長期發展的證據就越明顯。

索羅斯有句名言:

“世界經濟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謊言的連續劇。要獲得財富,做法就是認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眾認識之前退出游戲。”

其實早在他之前,凱恩斯在其1936年出版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中就曾有過類似論述,專門針對股市進行了揭露:

也許有人以為,有些人以投資為業,他們是專家,他們所有的知識和判斷能力超出一般私人投資者以上,如果聽憑無知無識者自己去從事投資,固然可以使市場變化多端,但專家之間互相競爭,也許可以矯正這種趨勢。

然后事實上則不然。

這批職業投資者與投資者之精力與才干,大都用在其他方面。

事實上,這批人最關切者,不在比常人高出一籌,預測某一投資品在其整個壽命中所產這收益如何,而在比一般群眾稍微早一些,預測決定市價之陳規本身會有什么改變。

從社會觀點看,要使得投資高明,只有戰勝時間和無知之神秘力量,增加我們對于未來之了解,但從私人觀點,所謂最高明的投資,乃是先發制人,智奪群眾,把壞東西讓給別人。

所以,凱恩斯認為股市是缺乏遠見和非理性的,而且,與時間和無知之神秘力量的斗爭遠遠難于領先一步,于是在他自己的股票操作中,他把經濟學放到了次要地位,而將主要精力集中于心理學,這是他投資取得成功的主要原因。

凱恩斯對于股票投資的最大貢獻便是其提出的“博傻原理”(又叫“最大笨蛋理論”)。

美國人杰拉爾德·洛布曾在《為投資生存而斗爭》一書中這樣描述市場:

根本就不存在所謂證券價值的最終答案這樣一種東西,一打專家可能有12種不同的結論。如果過了一會兒,條件稍有變化,再給他們一個機會的話,他們立刻就會改變自己的預測。市場價值與資產負債表和損益表僅有部分關系,市場價值主要由以下因素決定:人性的希望與恐懼、貪婪、野心,上帝的行動,金融應力與應變,天氣,新的發現,時尚和其他無數的、不可能毫無遺漏地一一羅列出來的東西。

坤鵬論曾在一本書中看到這樣一段經濟專家和數學家的對話:

數學家:價格突然崩潰,但卻沒有發生什么特別的新聞來解釋它,這樣理解對嗎?

經濟學家:是的,起先股價慢慢下跌,然后突然回事,最后變成歇斯底里。

數學家:這種情況你見過幾次?

經濟學家:總而言之,在過去的500年大概有四五十次,但是我提醒你,那只是主要的崩盤。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小規模的崩盤,至于這些小的崩盤恐怕有幾千次。實際上,它已經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數學家:你們工作的環境我們數學家稱之為動態系統。我想你應該知道這點。

經濟學家:是的。我們熟悉這個名詞。

數學家:我想你們都同意這樣的觀點:你們這個動態系統一定有其固有的系統不穩定趨勢,因為它的表現正如你們剛才指給我看的。

經濟學家:好像是這樣的。

數學家:好的,那就只有一種解釋了,這就是說,你們的市場有一種強烈的正反饋力量。

經濟學家:正反饋?您具體指什么?

數學家:正反饋意味著,如果你們理解動力學,你們有可能預測到短期市場走勢。但是,它同時意味著預測長期走勢是不可能的。

經濟學家:好極了,這正是我們的體會,但是有對這種行為的數學表示嗎?

數學家:當然有了,數學上我們稱之為混沌……

坤鵬論猜想,估計經濟學家當時就暈菜了吧!

一些數學家對經濟學家加以嘲笑,因為他們一直懷疑經濟的可預測性,他們說:“原因在于,像復雜經濟那些動態系統,其真實數學本質是非常混亂和高度不可預測的。”

在數學家看來,很簡單,經濟學家在認識他們所從事的任務的真實本質上就已經失敗了,因為他們沒有考慮到非線性數學的本質。

而且數學家們指出:“一般地,非線性數學的本質是,你只能預測系統的非常短期的行為。”

上述結論可以用一種通常稱為“確定性混沌”的復雜獨特現象加以解釋。

對許多或絕大多數經濟系統而言,混沌意味著不可能做出客觀和定量的長期預測。

因此,在與“時間和無知之神秘力量”斗爭時,我們只能轉而尋求個人主觀的猜測。

而這當然與我們個人和主觀的感受密切相關,例如:希望、恐懼和貪婪。

我們熟知的蝴蝶效應就在數學中被稱為“確定性混沌”,具體到股市中,布魯塞爾的一個老太太賣掉一些國債,都有可能引發日本股市崩盤,到生活中,足球比賽中,即使最聰明的專家也不可能預測出10秒鐘后球被踢向何處,這些都屬于“確定性混沌”。

數學家最終的結論是:經濟和金融最終服從于混沌規律。

而,因為在股市這個動態系統中有一種強烈的正反饋力量,所以有可能預測到短期市場走勢,正是基于這個理念,技術分析派一直不懈努力,主要通過圖形來捕捉市場變化,實現對短期的預測,從中獲利。

因此,技術派一直存在,一直曾有靈驗,但股市就是一個零和交易平臺,有人賺錢,必須得有人賠錢,而且賺錢的永遠是鳳毛麟角,當一種技術方法被更多人掌握后,就會造成大多數人采取趨同的決策與行動,結果反其道行之者才能賺錢。

這就是為什么技術派總會有流星般的牛人閃過,但是沒有人永遠靠一個方法賺錢的根本原因,也因為復利才是人生賺大錢的真諦,所以技術派總體來說,不如長期持有的價值派更富有。

對于2019年,坤鵬論認為有句話值得我們深深體會,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看這兩天的朋友圈,許多人在祈禱2018年趕緊過去,但坤鵬論相信,很多以前欠下的債將在2019年更深刻地爆發,不要存任何僥幸心理,該來的必然要來,躲是躲不過的,不如勇敢地正視與面對,早早解決,早早掙脫了心中的枷鎖,一無所有總強過天天戰戰兢兢,惶惶不可終日的好。

過節的時候,坤鵬論看了一部韓國的圖解電影叫《火車》,它是根據日本女小說家宮部美雪的同名推理小說改編的。

宮部認為,信用卡是一列誘人搭乘的火車,旅客陸續上車,卻不知最后的目的地是地獄。

她借此提出一個概念,信用借貸,就是渴求業績無止境擴大的銀行,對空有夢想卻希望輕松達成的人設下的經濟陷阱,這種陷阱,反過來也會禍及銀行和國家。

而“火車”來自佛教用語,指載著作惡亡靈前往地獄的冒火的車子。《觀無量壽經》云:“人以惡應墮惡道,命欲終時,地獄眾火俱至,必有火車來迎。”

坤鵬論認為,以現金貸為代表的信用貸,將在2019年全面崩盤,因為錢是有數的,因為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因為不勞而獲是不可持續的。

人類歷史中,從來沒有一個擊鼓傳花的金融游戲能夠善始善終,最后都會以悲劇結束。

而這一悲劇將會給現金貸主力軍——九零后打上歷史的烙印,成為他們這一代人的恥辱。

2019年,坤鵬論的建議是,做真正能為社會為自己創造價值的事,要逆向思維,要先列出不能做的事,將它們設為自己的安全邊際,絕不越雷池一步。

人的一生,不做什么甚至比做什么更重要。

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坤鵬論一直強調現金為王,守好你的現金比什么都重要,不知你嘗到甜頭了嗎?

2019年,依舊要守好你的現金,但當優質資產的價格已經遠遠低于其內在價值時,建議你別猶豫,買進持有,未來會給你大大的回報。

2019年,低調內斂,韜光養晦應該是你的座右銘,“別得瑟”這三個字應該牢記你心,這個世界上有種災叫無妄之災,往往都是得意忘形惹的禍。

2019年,多讀書,少抖音少群聊少刷朋友圈,有時間搞這些,還不如多睡會覺實在,互聯網正在用娛樂對人們進行認知層次的劃分,不怕物質有階層,就怕認知落入底層,那真是想爬也爬不上來了。

有人說,時間能治愈一切,請給時間一點時間。

還有人說,時間是最妙的療傷藥,此話沒說對,因為時間不是藥,藥在時間里。


猜你喜歡

已有2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歡迎 發表評論:

有樂賺
彩票官网软件下载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