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機心理是罪魁 人類歷史上的四部荒誕泡沫大片

2018-12-20 投資觀察 9033 ℃ 1 評論

分析投機事件有助于投資者在股市生存下去,市場的輸家往往是那些不能抵制住誘惑的投機者。

其實要從股市賺錢也不是難事,就算你閉著眼亂指一個,都很有可能獲得不菲的長期回報,但最難的偏偏是如何抵制誘惑,始終保持理性頭腦。

QQ截圖20181220163148.jpg

昨天,坤鵬論在《有效市場假說表示 巴菲特就是個笑話》講了凱恩斯的空中樓閣理論(博傻原理),它其實就是每次泡沫的源起,市場上所有人都在建筑自己的空中樓閣,然后就是危樓遍地起,越蓋越高,越來越搖搖欲墜,人們卻沉浸在狂歡中堅信著,這次不同了,肯定永遠漲!

但是,價值回歸、反轉效應才是顛撲不滅的真理,所以,每次泡沫的結果都逃不掉瞬間坍塌的宿命,幾乎所有人都不可能從中逃脫。

馬克·吐溫曾說過:十月,是投機股市最危險的月份之一,其他危險的月份依次是:七月、一月、九月、四月、十一月、五月、三月、六月、十二月、八月和二月。

上面這段話出自他的《傻子威爾遜的悲劇》。

在他看來,股市月月很危險,特別是十月。

確實,十月還真是股市里相當危險的月份。

美國股市歷史上兩次跌得昏天黑地的,都發生在十月。

1929年10月29日,史稱“黑色星期二”,股指從最高點386點跌至298點,跌幅22%,當天收市,股市創造了1641萬股天量歷史紀錄。

那一天,上帝拋棄了紐交所,美國股市大崩潰,自此開啟了長達25年的熊市,一直到1954年,股價才恢復到1929年的最高水平。

1987年10月19日,道·瓊斯30種工業股票平均指數在幾個小時內暴跌508.32點,跌幅達22.62%,為1929年10月崩盤時的2倍多;標準普爾500種股票價格指數也下降了57.65點,跌幅達20.5%。

股票市場財富縮水超過5000億美元。

這是迄今為止影響面最大的一次全球性股災。

而中國的大牛市也是在2007年10月達到最高點,從此走入下跌通道。

馬克·吐溫是世界級的大文豪,但偏科偏得太厲害,寫小說牛到不行不行的,經商投資卻滿眼都是淚,投啥啥不靈,干啥啥不成,失敗得很徹底。

1880年,45歲的馬克·吐溫靠寫作積累了一些財富,但碼字寫小說實在太累,賺錢又太慢,那段時間,他特別熱衷對各類新生事物進行投資,基本就是現在的天使投資人,不同的是,如今的天使投資人拿的是別人的錢投,而他卻用的是自己辛苦碼字賺來的錢。

這時,有個叫佩吉的老朋友對他說,“我最近正在研究一款新型打字機,馬上就要成功了。這款打字機一旦進入市場,賺大錢那是十拿九穩,不過,現在我急缺最后一筆實驗費,你如果能投資的話,可以說是穩賺不賠。”

直接擊中痛點呀!

誰能比作家更能體會一筆一筆寫字的辛苦,馬克·吐溫二話沒說,投資!

按說他的這筆投資挺符合風險投資的標準,人不熟不投,業務不懂不投。

結果,一直等到了60歲,等到花兒都謝了15個春秋,他連打字機的影兒都沒見到,但錢卻投了19萬美元,在那個年代,19萬美元真真的是一筆巨款。

可悲的是,其他競爭者已經將當時最先進的打字機發明了出來,投入了工業生產,并開始推向市場。

最后,馬克·吐溫扼腕長嘆:“我完全明白了,現在我承認自己是個大傻瓜。對佩吉,我如果能用一個鋼夾子把他夾住,我就不許任何人放過他,他就只好帶著那只夾子直到死了為止。”

有人估算,他一生在各種新產品、新發明上投資多達50多萬美元,但這些投資都以失敗告終。

上帝似乎特別愛捉弄馬克·吐溫,當他心灰意冷后,偏偏又要去逗弄他一番。

據記載,一天,一個年輕人帶著一個怪模怪樣的東西登門造訪。

原來,這個年輕人發明了一種新裝置,需要資金來推銷和大批生產。

但當時的馬克·吐溫早被風投傷透了心,發誓永遠不在“新奇玩意兒”上浪費金錢,所以,他告訴年輕人自己不打算再冒任何風險了。

“我并不指望巨額投資。”年輕人說,“只要500美元,您就可以擁有一大筆股份。”

想起自己剛發過的誓言,馬克·吐溫還是搖了搖頭。

失望的年輕人只好起身告辭。

看著他的背影,大作家還是不由心頭一動。“嘿!”馬克·吐溫在客人身后叫了一聲,話一出口,他立刻為自己的不堅定感到羞愧。

為了掩飾,他馬上改口說,“你剛才說你叫什么來著?”“貝爾。”年輕人回答,“再見,貝爾!祝你好運!”

馬克·吐溫關上了房門,心想:“謝天謝地,我總算堅持住了,沒向貝爾投資。”

今天我們知道,年輕的貝爾胳膊下夾著的“新奇玩意兒”叫電話!

……

既然投資別人成不了事,馬克·吐溫選擇了自己干,他要開辦出版公司。

馬克·吐溫成名后寫了不少暢銷書,眼看自己作品收入的大部分落入出版商的腰包,他不甘心,于是想自己辦個出版公司。

可是這位大文豪根本就不是經商管理的材料,在出版公司倒閉時,馬克·吐溫已經負債94000美元。

迫于還債壓力,他進軍股市希冀大撈一筆,但是,結果還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成了股市的專業冤大頭。

傷了元氣的馬克·吐溫痛不欲生,只能老老實實地干回了老本行——寫小說,所幸每本書都是暢銷書,為了還錢他還到處巡回演講,直到1898年,才還清了全部債務。

當然,上帝也是公平的,對他的捉弄可能就是要讓他專心寫小說,當個文豪。

股市雖然賠了,但也給馬克·吐溫帶來了很多有價值的東西,比如提供了大量寶貴的小說素材,他有很多小說都以股票市場為背景,以炒股人群為主要角色。

坤鵬論不禁想起了那句歌詞:多么痛的領悟!

人性的貪欲橫流是歷史上每一次經濟過熱的基本特征。

為了追求金錢,幾乎所有參與者都熱衷地認為自己能在股市里大撈一筆,從而每個人的腦子里都會建起一座空中樓閣,這種想法以前不斷發生,未來同樣會不時卷土重來。

格斯特·勒·邦說過:“大眾心理積累的不是智慧而是愚蠢。”

完全因大眾心理而火箭般飆升的股市,最終也擺脫不了像地球引力一樣的金融規律。

不正常的股價可能會持續幾年,但終究要走向回歸,突如其來的價格回歸就像地震一樣不期而至,漲得越高,跌得越慘。

出來混,遲早要還。

投機心理就像一個專門上演荒誕劇的劇院,今天坤鵬論就來講講歷史上幾部票房超高的大戲。

第一部:瘋狂的郁金香

1593年,一位來自維也納的植物學家將一株起源于土耳其的特殊植物帶到了荷蘭雷敦,荷蘭人一下子就迷上這個花園新品種,不過對于植物學家的開價有點難以接受。

一天夜里,小偷盜走了球莖,并以稍低的價格出手。

自此后的10年里,因盜而流行開來的郁金香成為了荷蘭人花園中的高貴植物。

后來,這些郁金香感染名為“馬賽克”的非致命病毒,而恰恰是這種病毒卻引發了郁金香投機狂潮。

一場病毒引發的血案正式開始上演。

“馬賽克”病毒會使郁金香花瓣產生色彩對照鮮明的細紋,物以稀為貴,這種感染過病毒的郁金香價格直線上漲,一時間,人們形成了共識:越奇異越值錢。

郁金香風靡起來后,時尚的套路也開始套了進來。

商人們甚至開始像服裝生產商那樣對下一年最流行的郁金香色彩樣式進行預測。

然后他們會額外購進大量郁金香球莖并儲存起來,待價而沽。

囤積就會居奇,郁金香球莖價格很快上漲。

于是,人們開始慢慢認為,郁金香是一種最優的投資選擇。

荷蘭的傳統工業因人們對郁金香的狂熱而下滑,“貴族、市民、農民、商人、海員、足球運動員、女傭,甚至掃煙囪的師傅和老裁縫們,都沉醉在郁金香的投機熱潮中。”

所有人都堅信:郁金香會永遠熱下去,不久的將來,世界各地的投資者會云集荷蘭,以荷蘭人開出的任何價格求購郁金香。

《人類簡史》中曾說過:“無論是現代國家、中世紀的教堂、古老的城市活著古老的部落,任何大規模人類合作的根基,都在于某種只存在于集體想象中的虛構故事。”

郁金香泡沫就是一個虛構的“神話”,而這種“神話”確實能起作用。

1634年到1673年,荷蘭成了郁金香的國度,人們不惜拿地皮、珠寶、家具等東西來換小小的郁金香球莖,為的是后者更值錢,郁金香的價格已經成了天文數字。

金融市場的高創新能力在于,當市場出現對能增加投資機會的金融工具的需求時,市場必定能提供該種金融工具。

那段時間,郁金香投機者們使用了放大資金效率的金融工具——“看漲期權”,它和如今市場盛行的股票期權是一回事。

“看漲期權”就是讓持有人在特定時間內以一個固定價格(通常接近于當前市場價格)買進郁金香球莖(要求實際交割)的權利。

同時,購買者必須支付相當于市價15%~20%的期權費。

舉個例子:

當前郁金香球莖的看漲期權敲定價格是100荷蘭盾/個,你要是買入,就得交15~20荷蘭盾的期權費。

當價格上漲到200荷蘭盾時,你要執行期權,就可以用100荷蘭盾買進,同時馬上以200荷蘭盾賣出,這樣立即就賺到了80荷蘭盾的利潤。

投機者投下的20荷蘭盾輕輕松松翻了四倍。

用期權進行投資,只要墊付小部分本金,就能獲得成倍增長的收益,它是進行杠桿投資的一種辦法,對投資潛在回報(風險)起到加倍作用。

但是,空中樓閣因為沒有地基,蓋到一定層數肯定就要倒塌。

1637年1月,還以20倍速增長的郁金香球莖價格,2月就突然以20倍速暴跌。

至此,市場上投機的丑惡本性開始暴露無疑:

價格最終上升到令人不安的水平,有人開始清倉,很快,其他投機者也尾隨清倉,恐慌式、踐踏式清倉接踵而來,就像雪球從山上滾下來,越滾越大,越滾越快。

頃刻間,整個市場哀鴻一片。

荷蘭政府開始救市,先是內閣部長們直斥:價格暴跌毫無道理!

接著頒布計劃,要求買方按原價的10%履行合約,但當價格跌到低于合約價格10%時,這個計劃也宣告破產。

最終,郁金香跌到了連洋蔥都不如的價格。

此后,整個荷蘭陷入長期的蕭條,無一人幸免。

第二部:中國的君子蘭

說完郁金香,誰都會認為,這個世界上再也不會出現類似的事件了。

但是,就在二十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卻重演了類似的荒誕劇,而該劇的主角是君子蘭。

它原來屬于有錢人的奢侈品,原產地非洲。

20世紀30年代,日本將此花贈送給溥儀,作為珍貴花卉種植在東北長春的偽皇宮花苑中,民間少有栽培。

20世紀40年代中期,隨著中國抗日戰爭和內戰帶來的政局動蕩,原本存于皇室的君子蘭逐漸流入民間,但并不算普及。

1979年,郭鳳儀(君子蘭事件經歷者,后來的長春鳳冠聯營花卉發展公司總經理)賣了瑞士表,用180元買了一棵“二年生的花苗”,價錢轟動了長春養蘭界。

中國的改革開放打開了中國人封閉的視野,市場上各種各樣的產品令人目不暇給,日子富裕了,人們更注重生活品質,家庭花卉一時間蓬勃發展起來,坤鵬論記得當時養花的圖書一本接一本地成為暢銷書。

君子蘭就是家庭花卉中最吸引人的一種,先富起來的家庭開始將其收入家中,它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當時上等家庭高貴和品味的象征。

很快,君子蘭開始走出長春,東北其他城市對它的需求陡增。

但是,君子蘭的生長期需要好幾年,這和市場需求產生了不小的落差,一下子變得供不應求,價格開始上漲。

那時候,一盆好君子蘭,價格往往是人們月收入的幾倍,甚至十幾倍。

逐步攀升的價格引起了政府的注意,為此,長春市出臺“16條”,要求每盆君子蘭售價不得超過200元。

1982年春舉行的“搶救國寶大熊貓君子蘭義展”給君子蘭的命運帶來了轉機。

當時的義展共接納觀眾約2萬人,即使門票從0.5元臨時漲到1元,也擋不住觀眾的熱情。

君子蘭義展的火爆,讓長春市領導看到了群眾對君子蘭真心真意的熱愛。

1984年10月11日,長春市通過《關于命名君子蘭花為長春市市花的決定》,君子蘭正式成為市花。

市花的身份,讓君子蘭在市場上“艷壓群芳”,長春家家戶戶以養君子蘭為榮,全市一半以上的家庭開始種植君子蘭,而珍品君子蘭的市價超過萬元甚至10萬元。

隨后,長春市專門召開新聞發布會,取消原來所有“限價令”。

這座城市領導的遠大設想是:利用君子蘭發展經濟,賺取外匯。

這跟當初郁金香泡沫何其相似,都幻想著會有全世界的人來買買買。

那個年代,個體戶是時代的象征,他們做得最多的是投機生意,比如:把深圳廣州的服裝倒騰到北方等等。

這樣暴利的發財機會自然沒有逃過他們敏銳的嗅覺,許多個體戶開始籌集資金,并將市場上的君子蘭掃蕩一空。

1984年起,長春幾個主要君子蘭市場,拿著鈔票采購君子蘭的人們比比皆是。

當時買花目的只有一個,養君子蘭能掙錢。

在最熱的時候,短短幾十天,長春出現了十大公司和40家花木商店,向外省市拓展的分公司、子公司不計其數,最高潮時有5000多人去各地搞君子蘭展,來回都坐飛機。

一些企業甚至搞起了副業,比如:長春機械廠號召職工走君子蘭致富道路,全廠1700多名職工家家開養,而長春洗衣機廠則投資數十萬元,在辦公樓頂上蓋了600平方米空中溫室。

就像郁金香熱中的投機者一樣,君子蘭的投資者也開始筑建他們的空中樓閣,君子蘭的價格很快達到了一個令人眩目的高度,80年代中期,一棵君子蘭一般是100元,到了1985年,價格翻了2000倍,達到了200000元一棵,相當于當時的大學畢業生300年的工資總和。

1984年,根據官方的繳稅總額統計數據推算,君子蘭年成交額達到了1700萬元,而1984年中國全社會商品零售總額3357億元,這朵花就占了萬分之0.5。

泡沫終于到達了頂點,該破了。

1985年夏天,新聞媒體開始對這場投機行為進行連篇累牘地報道和批判,一時間,君子蘭滯銷,價格直落了99%,投機者血本無歸。

當時,甚至垃圾堆里都能隨處可見君子蘭。

第三部:南海泡沫

突然,有人給你推薦一家既沒有銷售額、又沒有利潤,但據說前景看好的公司,并保證它很快就能到美國上市,換在兩年前,你肯定會覺得這是個Good Idea。

但是到了現在,大多數人會嗤之以鼻,罵一句:神經病。

300年前的英格蘭就跟前兩年咱們的創業狂潮一樣,類似的事情司空見慣。

在南海泡沫時代,英國是世界的中心,英國人富得流油,長期繁榮帶來了高額儲蓄,有了錢心思就活泛了,就想著怎么賺更多,對于投機心理這個小惡魔來說,這簡直就是天賜良機,于是它開始悄悄地跑出來作惡了。

1711年,英國成立了南海公司,該公司的初衷是恢復投資者對政府償債能力的信心。

公司承擔了價值近1000萬英鎊的政府債務,作為對價,英國政府將南海地區的貿易獨占權給了這家公司。

人們都認為,南海公司的壟斷地位肯定能獲得巨額利潤,所以該公司的股票格外受人青睞。

這家公司一開始干的是個很不道德的事情——向南美販運黑奴。

應該說,販賣人口是個相當暴利的生意,可是,南海公司竟然沒賺到錢,原因是運輸過程中黑奴死亡率過高。

經營相當垃圾,但公司的派頭卻一套又一套,這跟前些年的創業公司很像,錢還沒影兒,高大上的辦公室租起來,個性化裝修搞起來,各種免費的美食飲料吃喝起來......

南海公司的董事長在倫敦租下一套豪宅,光是會議室就擺著30多把高檔純實木鍍金釘的大班椅。

就是這么爛的公司,幾年里錢沒賺到,但股價卻還漲了。

據說,這是因為董事和其股票推銷員很厲害,商業計劃書和故事完全能和樂視的PPT和生態化反有一拼。

而就在英吉利海峽的對岸,一個叫約翰·勞的英國人在被放逐法國后,創建了另一家股份公司,他的人生目標非常偉大——以紙幣取代貴金屬,發行更多政府支持的全國性紙幣。

勞的執行力相當強,為了實現目標,他收購了一家瀕臨破產的密西西比公司,并準備將其打造成當時規模最大的混合企業集團,具體講,就跟雷軍和賈躍亭的生態理想半斤八兩。

密西西比公司的藍圖很宏偉,勞的理想很遠大,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比直接創造錢的生意更刺激呢?!

整個歐洲大陸的投資商和他們的資金都被吸引了。

于是,兩年內,該公司的股價從每股100法郎直接漲到了2000法郎,百萬富翁遍地走!而“百萬富翁”這個詞就源于那個時代。

最高潮時,密西西比公司的總市值超過了法國全國保有的金銀價值總和的8倍。

一向高傲的英國人有點郁悶,我們是世界的中心唉!我們是世界的金融中心唉!憑什么錢全都跑到法國的密密西比公司了?

于是英國人準備用自己打造的泡沫——南海公司與之對抗,開啟吸金大賽。

1720年,南海公司的董事會決定由公司承擔價值3.1億英鎊的全部政府債務,以此增加公司的信譽,同時,據傳墨西哥人正準備用他們的金礦換取英國的棉花和羊絨制品。

反正是利好消息一個接一個!

南海公司的股價從130英鎊每股迅速躥升至300英鎊。

有了錢趕緊干活呀,可惜該公司并沒有好好地把金錢和精力放到業務上,而是開始玩金融游戲。

1720年4月20日,它以300英鎊/股的價格發行新股,為了照顧(吸血)韭菜,認購可以分期付款!先付60英鎊定金,剩下的部分可分8次付清。

這下可好,不僅是韭菜,就連高貴的國王也抵擋不住誘惑,他認購了價值10萬英鎊的股票。

股市一時間變成了菜市場,投資者為了搶購甚至經常發生打架事件。

短短幾天,南海公司的股價繼續攀升到了340英鎊/股。

嘗到甜頭的南海公司董事再接再厲,繼續發行新股,不過價格漲到了400英鎊/股。

在貪欲的驅使下,1個月內,該公司的股價被直接推到了550英鎊/股,而且上漲趨勢有增無減。

6月15日,南海公司一鼓作氣的新計劃出臺,這次付款更靈活,10%首付,其余部分在1年內結清就好。

于是,股價一下子漲到了800英鎊/股。

最后,當股價超過1000英鎊/股,投機也終于達到頂峰。

在這次投機熱中,騙子開始橫行,因為人們不滿足只有一個南海公司,他們想找到下一個南海公司,最好還能用地板價買入。

于是,商業計劃書滿天飛舞,創意層出不窮,100多種方案,一個比一個夸張,一個賽一個虛假,但每個方案都給了人們獲得超高回報的希望,癲狂中,人們自己都開始為這些方案圓謊。

比如:造船反海盜、買賣人的頭發、從鉛中提取銀、從黃瓜中抽取陽光……

當時,任何股票都有人搶著買,只要上市,只要一個星期,公司就可以賺得盆滿缽滿。

有個匿名的天才干脆設立了一家“能產生大量收益,但具體業務尚不清楚”的公司,其商業計劃承諾的回報聞所未聞,但是,5個小時,這家公司就收到了1000個投資者的資金。

還好,天才不貪婪,懂得見好就收,他直接關門大吉,從此隱匿江湖。

其實在這些瘋狂中,還是有相當多的清醒者,他們根本不相信那些商業計劃書,但是,他們卻掉進了另一個坑——博傻理論,他們對該理論深信不疑,堅信價格總會上漲,下一個傻瓜總會出現,自己絕對不會是最后一個大傻瓜。

泡沫越來越大的時候,其表皮也越來越薄,越來越脆弱。

后來一盒叫“南海”的紙牌突然出現,每張紙牌上都印著一個泡沫公司的漫畫,還附有一首諷刺小詩。

在現在看來,它分明在預示著崩盤不遠了。

很快,1720年8月,豬隊友讓南海遭受了滅頂之災,該公司的董事長高管覺得股價和公司的實際經營業績相差得離譜,此時不套現更待何時!他們決定當年夏天把個人持有的公司股票全部拋空。

但,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消息不脛而走,南海公司的股價立即暴跌,用一瀉千里來形容一點都不過。

同樣,在法國的密西西比公司也被識破了真相,人們明白了,紙幣的過量發行只會導致通貨膨脹,最終還可能成為廢紙,于是密西西比公司的股票提前成了廢紙。

值得一提的是,在南海泡沫中,最有名的輸家是天才科學家牛頓,他在1720年4月入市5月清倉,凈賺7千英鎊。

后來股價再度飆升,牛頓7月再次全倉入市。

但這一次,衰神附體,損失慘重,大約虧了2萬英鎊。

當時,牛頓仰天長嘆出了那句著名的名言:“我能計算天體的運動,卻無法探知人群的瘋狂行為。”

英國國會也心有余悸地通過了“泡沫法案”,禁止任何公司發行股票,直到1825年法案被廢除,一個多世紀里,英國股市凄涼到只有幾只股票在流通。

第四部:美國人的房地產泡沫

當一個國家出現持續增長,經濟空前繁榮,就會滋生投機熱。

二十世紀20年代,美國是當之無愧的世界主角。

美國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最大贏家,它在戰爭中大發橫財,再加新技術革命的應用及龐大的出口,使其1929年在資本主義世界工業生產的比重已達48.5%,超過了當時英、法、德三國所占比重總和。

美國政府主要以“自由放任”的經濟政策為主,主張讓自由市場自行其道地運作,政府對于經濟活動的干預越少,將使經濟運作更有效率,美國經濟形勢一片大好,在這個充滿機遇的土地上,自由與繁榮并舉。

那時候,美國人對自己國家的經濟充滿了信心,而這樣的樂觀態度催生了全國上下的房地產和股市投資熱潮。

坤鵬論曾在《萬字長文 深度回顧 1929年那場引發二戰的經濟危機》中回顧過當時的股市泡沫,對于房地產投機只用了寥寥數筆,今天就來詳細說說。

這次美國房地產投機熱潮的最大中心地是佛羅里達州,那里的氣候宜人,比紐約好,甚至比芝加哥、明尼阿波利斯州都要好,一到冬天,富人們就跟候鳥似的在這里消磨幸福時光。

所以,該州的人口增長速度快,導致住房供不應求,地價暴漲。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人們開始相信,整個佛羅里達半島都會住滿游客,無論是海灘、沼澤、濕地,甚至是灌木叢都是浪漫而又健康的居住地。

為了支持房地產事業,當時的貸款條件也非常寬松。

投機的天時地利人和都齊了。

全國各地的投資者都被佛羅里達的投資神話所吸引,紛至沓來,希望能獲得2~3倍的投資回報。

土地投機者們認為,不動產市場絕對沒有下跌的危險。

有沒有發現,每次泡沫中人們都有著自己堅定的信念,也就是自己所投資的東西絕對不會跌。

這時候,媒體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它們紛紛報道稱,1923年用80萬美元購買的棕櫚灘,分成小塊后出售,1924年總價格上漲到了150萬美元,1925年進一步升至400萬美元。

很快,棕櫚海灘上每一塊土地都成為投機資金爭奪的對象,開始只是距離海灘5英里的地方,后來是10英里,15英里......幾乎整個佛羅里達州的地產都被炒作起來了。

鼎盛時期,一個只有7.5萬人口的邁阿密就有2000多家地產公司,2.5萬個房地產代理人,全市的口頭禪是:“今天不買,明天就買不到了!”

如果房產經紀的最大用途是增加投資人成本,就成了一群騙子,如果一個行業整體以騙為生,那就是經濟毒瘤,如果城市居民以騙為榮,早晚一定會出事。

邁阿密是世界聞名的“風都”,加勒比颶風是世界上破壞性最大的臺風,而邁阿密處于佛羅里達半島伸入加勒比海的尖端,首當其沖,一旦爆發颶風,損失更為慘重。

對照風級表,12級颶風的風速是32.7米/秒~36.9米/秒,最大的17級颶風為61.2米/秒。邁阿密的風速卻達77米/秒~88米/秒,這在世界風暴記錄上是罕見的。

而它最可能遭受颶風的時間是8月底到10月底,據統計,邁阿密是世界上最僥幸能躲過颶風襲擊的城市,雖然歷史上有許多颶風影響過這座城市,但它并沒有被毀滅,幸運的是,邁阿密自從1950年颶風金后就沒有再受到颶風的直接襲擊。

1926年9月18日清晨,一場沒有提前被預報的災難性颶風在邁阿密海灘附近強勢登陸。

這次颶風被稱為“邁阿密大颶風”,它穿過佛羅里達南部,一路造成嚴重的破壞。

憑借時速超過150 英里(241公里)的狂風和比平均高潮位高出11英尺(3.35 米)的颶風潮,颶風從邁阿密南海灘到歐基求碧湖岸邊的穆爾黑文,再到坦帕灣地區都留下了它的痕跡。

颶風過后的荒蕪狀態使一名氣象局的官員稱這次風暴為“美國歷史上最具破壞性的風暴”。

官員估計風暴摧毀了佛羅里達南部的4700棟房屋,并讓25000人無家可歸。

紅十字會報告說,在這次風暴中有372人喪生,超過6000人受傷。

對于房地產,這樣的災難絕對是大利空,佛羅里達州的房地產驟然跌價,投機者割肉出局,進而引發了整個市場的崩潰。

目前并沒有資料顯示當時地產下跌的幅度,但是邁阿密銀行1928年的日結算資金量僅為1.4萬美元,而這個數字在1925年曾以百萬為單位。

隨著房地產泡沫破裂,佛羅里達較全國其他地區提前大約三年陷入經濟蕭條。

當然,和后續的1929年股市大崩潰相比,佛羅里達州投機潮那都不算事,只是個序幕而已。

房地產沒的可炒了,人們開始專心致志炒股,1928年開始,股市投機幾乎成為一項全民愛好。

更大的一場泡沫開始快速被吹大! 


猜你喜歡

已有1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歡迎 發表評論:

有樂賺
彩票官网软件下载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