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類主流投資者 你最適合哪一類?

2018-12-16 投資觀察 7447 ℃ 0 評論

在股票市場,強健的神經系統就比聰明的頭腦還重要。

——菲利普·費雪


QQ截圖20181216164741.jpg

一、投資者分五類,對號入座一下?

坤鵬論發現,因為人的脾氣秉性和經驗閱歷各不相同,從而導致對于股票投資的理解、策略、方法、哲學也會千差萬別,那么投資者到底有幾種?

有人說主要分為:基本面流派、趨勢技術派、消息面流派(他們關注于變化的世界,每一條新聞對市場的影響,對可能或未來出現的消息進行判斷,并預測消息的走向來買賣股票。)以及三者混合派。

而目前最被認可的分類還是價值投資研究領域的著名學者、波士頓大學的法學和商學教授勞倫斯·柯明漢姆在《什么是價值投資》一書中提出的世界五大主流投資者:

第一類:價值投資者

依靠對公司的財務表現的基礎分析,找出那些市場價格低于內在價值(公司未來自由現金流的現值)的股票,長期持有,借用時間的力量,享受復利的成果。在20世紀70到80年代開始受到推崇。

第二類:成長投資者

致力于尋找那些經營收益能夠保證其內在價值迅速增長的公司。

20世紀50年代由菲利普·費雪在《怎樣選擇成長股》中提出并使用,80年代著名的投資大師彼得·林奇用實踐和成績進一步發揚光大了這個方法。

第三類:指數投資者

他們通過購買相應指數所包含的大部分或所有股票,從而復制了一個大的市場細分,如標準普爾500指數基金就包含了500種股票,因為隨著購入股票的數量增加,風險也會稀釋,所以特別適合菜鳥投資者或是防守型投資者。

先鋒500指數基金的創始人約翰·伯格在20世紀80年代推廣了這個戰略。

約翰·伯格被稱為指數基金教父,在共同基金領域,他的地位如同巴菲特在股票投資領域一樣名聲顯赫。

1974年,博格爾斷定基金管理人辛苦找尋的股市“鉆石”,恰恰就是人所共知的市場指數,他認為并不存在能戰勝市場指數的基金,于是開始推行以指數為基準進行投資的原則。

1975年,博格爾以復制、追蹤“標準普爾500指數”為架構,創造出世上第一個指數型基金“第一指數投資信托”,之后更名為現在的先鋒500指數基金。

該基金發展初期只有1100多萬美元,但經過數十年的發展,資產規模高達8840億美元,一半資產來自機構投資者,先鋒集團也成長為美國第二大基金管理公司。

第四類:技術投資者

他們采用各種圖表收集市場的行為,以此來顯示投資者預期是上升還是下降、市場趨勢如何以及其他“動力”指標。

該戰略被《投資者商業日報》的創始人威廉·奧尼爾所大力推崇,并在上世紀90年代末被人們廣泛采用。

第五類:組合投資者

他們確定地知道自己能夠承受的投資風險水平,并通過建立一個多元化的投資組合來承擔這個風險水平。

這個理論在上世紀50年代提出,并在70年代被一群獲得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所完善。

70年代初,這種戰略因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伯頓麥凱基的名著《漫步華爾街》而開始流行。

二、五種投資者有什么區別?

其實,所有投資哲學的中心問題都是價格與價值之間的關系,價值投資和成長投資都認為價值和價格是不同的,指數投資不確定自己是否能找出這二者的關系,技術投資只關心價格而不關心價值,組合投資則認為價格就是價值。

不同的理念也就產生了不同的投資策略:

價值投資尋找那些價值被低估的股票;

成長投資關注于增長,尋找價值增長速度快于價格增長的投資對象;

指數投資認為最保險的投資策略就是購買那些能夠代表整個市場狀況的股票;

技術投資尋找那些能夠迅速以更高價格脫手的股票;

組合投資相信價格與價值是獨立的,價格的變化反映了風險,而投資者應該選擇一個證券組合來承擔所需要的風險水平。

讓我們舉個實例更好地理解一下。

比如A公司的股票昨天以50元收盤,不同的投資哲學對是否應該購買這只股票有著不一樣的看法。

價值投資者:他們會考慮A公司未來自由現金流的現值以及這個現值是高于還是低于50元/股。

只有在現值至少是60元的時候他們才會買這只股票,因為價值與價格間的10元差異代表20%的安全利潤率,非常保守的價值投資者甚至會堅持要求更高的利潤率。

成長投資者:他們會關注A公司在銷售額、收益和現金流等相關方面的增長可能性,如果他們認為A公司股票的價值和價格都會在近期向60元增長,就會購買這只股票。

當然,不管是價值投資者還是成長投資者,他們在決定購買與否之前都會提前做大量調研工作,特別是行業趨勢、企業自己和競爭對手的多年財報、多維度的價格指數、企業管理層等。

他們都相信,考察的維度越多越接近于事實真相,這樣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邊際。

指數投資者:他們完全不考慮A公司股票這樣單個股票的價格與價值關系,他們只是簡單地購買基金,而指數型基金可能會購買包括A公司和幾百只其他公司的股票。

這里坤鵬論要特別說明一下,雖然購入更多股票可以分散風險,但根據研究發現,隨著購入數量的增加,風險邊際遞減就會下降。

而多少只股票才算剛剛好,學術界一直沒有研究出確切的數字,現代投資組合理論的極端擁護者認為應該包含所有股票,越多越多,而溫和佛系派則認為持有多少無所謂,還有人說100只,有人說50只,還有則表示20只就足夠了。

技術投資者:他們對市場上的蛛絲馬跡保持警覺,通過市場線索的分析來測量A公司股價在近期向上或向下走的可能性。

如果謠言顯示價值有向上走的趨勢,他們就會購買股票。

當然,他們如果在預期價格趨勢是下跌時也有可能會賣空,也就是在當前鎖定50元的價格并在未來以預期更低的價格購買這只股票。

組合投資者:他們認為這一切都是浪費時間,因為50元就代表了A公司的當前價值。

對他們而言,重要的問題是A公司的風險水平是否與投資者的風險偏好相符合,主要通過比較A公司股票歷史價格的波動性和整個市場的波動性來進行分析。

很明顯,價值投資者對技術投資者與組合投資者根本就不以為然,當然后兩者也對前者不屑一顧,認為它早已過時,三者對指數投資者都可以接受,而對于與成長投資者的態度基本表現為模棱兩可。

三、到底該學哪個好?

客觀講,世界上沒有一款投資哲學是適合所有人的,因為世界上沒有一模一樣的人。

并且,五類投資者中都有大成者,因此都有海量的擁躉,要不然它們也不會堂堂正正地被列出來,經過幾十年的洗禮依然自成一派,經久不衰。

所以,我們不必對自己不認可的方法有偏見,甚至是投機也不要鄙視,因為他們也是股市生態中不可缺少的一員,就像大自然中的豺狼虎豹,你不喜歡它們,但沒有了它們,自然生態的平衡就會被徹底打破,牛呀羊呀鹿呀們也無法獨活,最的結果就是大家一起死翹翹。

試想,如果沒有短線投資者竭力打壓股票市場的行為為市場提供流動性,如果大家都是長期型投資者,那股市會變成什么樣子。

很明顯,沒有任何交易,股市變成一潭死水。

而巴菲特和其他一些想購買并長期抱持股票的投資者就會很難找到賣家,如果股市上賣家不足,如果股票幾個星期或者哪怕幾天不交易,它真正的價值就不能確定了。

而到底該選擇哪種投資哲學,這和每個人的認知緊密相關,正所謂青菜蘿卜各有所愛。

同時,每個人從娘胎里會帶有自己天生的特長和個性,它們是無法磨滅的,就像人不要苦苦去改正缺點,因為缺點基本改不了,最好的辦法是發揮自己的優點,將其發揮到極致,缺點也不那么明顯了。

一個容易沖動、缺乏耐心的人,希望馬上看到成果,永遠也不會喜歡價值投資;

一個喜歡在行動前詳細研究并想清楚所有細節的人也不適合短線的每日交易,因為這種交易需要瞬間判斷、直覺行事、持續行動并一刻不停地緊盯大盤;

一個人如果只喜歡購買一切他看得見甚至能感覺到價值的有形事物,那以他永遠也不會投資科技或生物技術創業公司。

如果讓上面三種極端的人采用和自己個性完全不符的投資哲學,他們最終大概率會遭遇慘敗。

根據研究,坤鵬論認為在投資者中大概存在三種類型的人:分析師、交易商和精算師,每一類的投資方法都和其他人不完全一樣,這與他的投資個性有關。

分析師以巴菲特為代表,在將一筆投資的全部細節仔細考慮清楚之前,他一分錢也不會掏。

交易者主要靠無意識能力行動,索羅斯是個典型代表,需要對市場有一種“感覺”,他行動果斷,憑借的常常是不完全的信息,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精算師琢磨的是數字和概率,就像保險公司一樣,他只重視整體結果,完全不關心任何個別事件,這類投資者以數學家居多,比如: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他管理著龐大的基金,他愿意承受數百次小損失,因為他知道,從數學上看,一次盈利就能將多次小損失完全彌補回來。

而曾買過數千只股票的彼得·林奇也有類似觀點,他曾說過:“我從來不會做出什么重大決定,而且我也不愿意想象自己必須做一個重大決定,在我看來,每天只做幾個小決定就足夠了。你不要小瞧這些小決定,1天不算多,10天呢?100天呢?一年呢?算不算多?每年就有幾百個小決定,在數量如此龐大的情況下,就不可能犯下嚴重錯誤。如果你善于觀察和分析的話,只要你的表現比多數投資者好,你就必定會領先他們許多,堅持下去,沒有人能與你匹敵。”


而數學家出身的投資大師的杰出代表當屬詹姆斯·西蒙斯。

他用數學打造了“超越巴菲特的秘密武器”,30年的平均回報率高達34%,連續27年回報率打敗巴菲特,比索羅斯的同期年均回報率高10個百分點,其文藝復興科技公司的凈資產規模僅次于索羅斯的量子基金,在美國對沖基金中排名第二,2016年時凈資產高達165億美元,而且幾乎從來沒有虧過錢。

西蒙斯是不折不扣的數學家,23歲就獲得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數學博士學位,隨后為美國國家安全局 (NSA) 的合作機構破譯密碼。

他不僅與華裔數學大師陳省身合作創立了Chern-Simons幾何理論,也憑多位平面面積最小化研究獲得Oswald Veblen幾何學大獎。

40歲后,不甘局限于學術圈的西蒙斯投身華爾街,依靠模型套利,算法交易為核心,成為量化交易的鼻祖人物。

西蒙斯的公司沒有華爾街精英和高級分析師,而是他挖來的最厲害的數學家和建模專家,電腦專家,數學家,物理學家,統計學家是該公司的基本組成。

“我不喜歡數學邏輯不好的人”這是西蒙斯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西蒙斯和團隊的數學家們通過對歷史數據的統計,找出大宗商品、宏觀經濟、市場行情等各種指標之間對應變化的數學關系,然后建立一套模型,再讓電腦專家把模型編成電腦程序。

在2009年西蒙斯退休前,他每周都要和團隊開會,以確定是否需要對模型加以修正,或者增添新的參數指標,從而不斷優化的算法。

該系統可以從海量的市場數據中找出金融標的價格、宏觀經濟、技術指標等觀測值之間隱含的數學關系,如果發現當下微小的獲利機會并進行快速、大規模的套利。

并且,除了模型是人腦設計的之外,從下單那一刻開始,一直到賣出獲利,所有動作都是由電腦完成,交易過程中不存在任何人為的情緒干擾。

和巴菲特不同的是,在西蒙斯看來,抓取價格偏離價值中樞的機會才是最切實際的,“我們每時每刻都是買入賣出,賣出買入,靠活躍賺錢。”

對于如何挑選投資品種,他有三項鐵律:公開交易、流動性強、符合模型要求。

“我是模型先生,不想進行任何基本面的分析,在我看來,依靠個人判斷選股,可能會讓你一夜暴富,但又有可能輸得精光,模型最大的優勢就是可以把我的風險降低。”


常言道,鞋合不合適只有你知道,到底該選哪個投資哲學和策略,沒有人能替你做出決定。

投資是一件非常私人化的事業,選擇哪種投資哲學也是你自己的選擇,你根本沒必讓所有人為你點贊,只需要讓自己的本心覺得很贊就好。

所以,開始投資之路前,你最好把能閱讀到的投資大師的圖書都看一遍,如果有一位大師的方法讓你感覺信服和認同,并且在閱讀中總有種被說到心坎里的欣喜和悸動,那基本可以確定它就是最Macth你的投資哲學,接下來,只要把他當成你的虛擬老師,踏踏實實地學,一步一個腳印地實踐,用不了多久,你一樣也可以成為投資專家。

坤鵬論在《一切源于模仿 如何建立你的投資哲學》曾說過,沒有自己的投資哲學的投資注定要失敗,因為投資哲學其實就是你和自己人性斗爭的武器,堅定你的信念,牢牢控制住你的貪婪和恐懼。

所以,學我者生,似我者死,這個世界沒有一個人可以糊里糊涂,每天只要跟別人炒股就能成為大師,實現財務自由。如果每天自己買賣的股票都是看別人跟風,那么就算過去20年,你依舊只會看別人買賣股票,最終不是做別人的免費杠桿,就是人家收割的韭菜。

坤鵬論還要提醒你,不管你選擇哪種投資哲學,關鍵的是,一定要弄清楚在長線投資和短線投資中,哪種策略行得通,哪種又行不通,如果你是半瓶子醋,對什么都模棱兩可,期待盈利只是白日做夢,甚至你的準備工作做得再充足,也會遭遇意想不到的巨大損失。

還有一點必須要提醒,如果你的投資會使自己或家庭冒非常大的風險,那么價值投資是你的唯一選擇。

四、價值投資的雙收獲吸引著我們

毋庸置疑,坤鵬論偏愛價值投資,因為性格、年齡和曾經的經歷讓我們信仰“堅持”,“和時間交朋友”是人生的座右銘,而耐心早已融入到了血液中。

特別是在曾經的創業過程深刻地體會了負債經營突然資金斷鏈后的叫天天不語,叫地地不應,事業嘎然而止,還欠了一屁股債。

同時,我們有自己的工作,不可能經常監督自己的投資狀況,也不奢望快速獲得收益,反而風險是我們要考慮的第一因素,所以當看到價值投資的那一刻起就從心中深深地愛上了它。

而且,價值投資對投資者智力的要求不高,坤鵬論恰恰一直自認為是不聰明的勤奮者。

另外,價值投資者一般對理念問題很感興趣,熱衷于閱讀商業分析和投資方面的書籍,并認為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他們覺得沒有單獨一本書能夠提供關于某一個特定主題的所有知識。

他們堅信解決問題不可能只具備一種知識,所以他們對歷史、商業、會計、心理學以及特定商業的特殊知識都會盡可能吸取。

以上這些也是坤鵬論所喜歡的,不管是因為做過媒體的原因,還是性格中比較喜歡刨根問底,涉獵更多知識總會讓自己不斷感到充實和小確幸。

一些頂尖的價值投資者也熱衷于發表著作來展示他們的成果,比如:格雷厄姆、費雪、彼得·林奇等都增出書來闡述他們的交易,而巴菲特每年都會寫精采的給股東的信,以及經常在媒體發表文章。

坤鵬論認為,不管是讀還是寫,其實都是價值投資者在形成、完善和堅定自己投資哲學的過程,畢竟價值投資帶著反人性的色彩。

所以,價值投資除了可以收獲金錢財富外,還能獲得豐厚的精神財富,算是精神物質雙豐收。


猜你喜歡

本文暫時沒有評論,來添加一個吧(●'?'●)

歡迎 發表評論:

有樂賺
彩票官网软件下载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