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杠桿不暴富 但亂用杠桿的基本都沒好下場

2018-10-20 投資觀察 5388 ℃ 0 評論

杠桿點所處的層次越高,杠桿作用就越大,系統抵制變化的力量也就越強,這就是為什么社會總是排斥或者消滅那些開悟的人。

    ——德內拉·梅多斯《系統之美》

QQ截圖20181020161109.jpg

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撬起整個地球!

這是古希臘科學家阿基米德的傳世名言,意思是無論是一個重量多么大的物體,只要我的杠桿夠長,我就可以撬動它。

據說,阿基米德曾經借助杠桿和滑輪組,使停放在沙灘上的桅船順利下水。

在保衛敘拉古免受羅馬海軍襲擊的戰斗中,他利用杠桿原理制造了遠、近距離的投石器,利用它射出各種飛彈和巨石攻擊敵人,曾把羅馬人阻于敘拉古城外達3年之久。

關于杠桿的工作原理,在中國歷史上也有過記載,戰國時代的墨家曾經總結過這方面的規律,在《墨經》中就有關于天平平衡的記載:“衡木:加重于其一旁,必錘——重相若也。“

這句話的意思是:天平衡量的一臂加重物時,另一臂則要加砝碼,且兩者必須等重,天平才能平衡。這句話對杠桿的平衡說得很全面,里面有等臂的,有不等臂的;有改變兩端重量使它偏動的,也有改變兩臂長度使它偏動的。這對世界物理史簡直堪稱璀璨的貢獻。

杠桿的發現放大了人類的力量,使人類可以獲得遠遠超過自己能力范圍的“神”力。

后來,金融的潘多拉魔盒被打開,而其主要的威力就體現在杠桿二字。

用很少的自有資金,通過一些方法占有、控制大量的資產,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金融撬杠桿。

所謂杠桿就是以小博大、用小贏多、以有限投入撬動無限產出。

如何衡量杠桿,就是計算杠桿倍數。

假如你有20萬,買了一套200萬的房子,這時你的資產就是20+200,220萬,但200萬的房產中有180萬是借的銀行貸款,是負債。

個人總資產和企業總資產的計算方法是一樣的,自己手里的現金(一般被稱為所有者權益,又叫凈資產)加上負債。

總資產=所有者權益+債務

債務÷總資產=負債率

總資產÷所有者權益=杠桿倍數

220÷20=11倍。

杠桿倍數越高,就表明你用了更少的自有資金撬動起了更多資產。

可以說,沒有杠桿就沒有金融,一切金融創新的本質都是意圖平穩地把杠桿放大,但是,杠桿無罪,人性貪婪,杠桿之力,放大了人類的力量,更放大了人類的膽量,放大了人性的貪婪,也放大了人性的恐懼。

坤鵬論曾說過,歷史上所有金融危機的本質都是債務危機,而債務危機的本質則是杠桿失控。

自古至今,只要有放松金融,都逃不過危機的宿命,這其實不是金融的宿命,而是人性的宿命。

屢禁不絕的非法集資,小貸、擔保等因資金鏈斷裂而倒閉的事件、以及互聯網金融屢屢爆出的失聯、跑路事件皆因杠桿而起,終于杠桿失控。

從金融史上看,凡是用杠桿的基本都沒好下場。

因為,杠桿看似放大的是貨幣,但歸根結底放大的是人性的貪婪和恐懼,所以,不管是投資還是投機,最大的敵人是人性。

彼得·林奇才會說,最終決定投資者命運的既不是股票市場,也不是那些上市公司,而是投資者自己。

拿破侖站得更高,他曾說過,世界上有兩根杠桿可以驅使人們行動,利益和恐懼。

所以,在我們選股票時,坤鵬論還建議你看一下上市公司在金融方面的舉措,如果負債率太高,特別是超出了行業水平,不要投,如果本業稀里嘩啦,金融副業卻玩得風聲水起,不要投,因為人一旦用慣了杠桿,就跟吸了毒差不多,躺著賺錢慣了,最后都很難再站著賺錢。

互聯網金融著實火爆了幾年,它們打的是金融創新的旗號,但現在回過頭來看,其實無非是將杠桿加在了大部分不具備發放貸款的人身上,居然還給自己賦予了普惠金融的美譽。

但是,金融的核心是風控,錢放出去誰都會,錢收得回來才是關鍵,坤鵬論從來不反對人人都有貸款的權利,但前提是必須還得起貸款,之前我們曾經不斷批判現金貸、校園貸,為什么?就是因為它們明知借貸人信用差,甚至收入微薄或者干脆沒有收入,為了一己之利,連閉一只眼就省了,直接眼睜睜地借錢給這些人。

那時候,有人說現金貸之暴利堪比販毒,其實它們的行為真的和販毒一模一樣。

所以,金融危機的本質是債務危機,債務危機的本質就是通過杠桿把放大N倍的錢借給了很多很多根本還不起的人或企業。

有老鐵會問,既然明知道還不起,為什么還會有人借錢給他們呢?眼瞎呀!

這里面就又牽扯到金融的另一個創新——資產證券化。

起初華爾街創造了MBS(Mortgage-Backed Security),也就是抵押支持債券(抵押貸款證券化)。

MBS是最早的資產證券化品種,最早產生于60年代美國。

它主要由美國住房專業銀行及儲蓄機構利用其貸出的住房抵押貸款,發行的一種資產證券化商品。

其基本結構是,把貸出的住房抵押貸款中符合一定條件的貸款集中起來,形成一個抵押貸款的集合體(pool),利用貸款集合體定期發生的本金及利息的現金流入發行證券,并由政府機構或政府背景的金融機構對該證券進行擔保。因此,美國的MBS實際上是一種具有濃厚的公共金融政策色彩的證券化商品。

后來華爾街又搞出個創新的ABS, Asset Backed Securities,翻譯過就是資產支持型證券,一般叫資產證券化,坤鵬論查了很多資料發現,要想通俗而全面地講清楚它并不太容易,只能簡要地把它的要點說一下。

談資產證券化就得先說一下貼現,舉個例子,iPhone最新款明天就要上市,你是死忠的果粉,但手頭又恰好沒現錢,但你卻有筆定期存款存在銀行,下個月才能到期,于是,你可以帶著存折來到銀行,讓銀行的工作人員幫忙把這筆定期存款以折價的方式換成現金,然后就可以去蘋果體驗店買新iPhone了。

這里,你用定期存款換現金的行為叫做貼現,定期存款預期到期的本息與換回的現金之間的差額,就是貼現的成本。

資產證券化融資,其實非常類似于貼現的行為,只是它的方式更加多樣,可以滿足融資方和出資方各種各樣的需求,其實質就是將個人、企業,甚至一個項目在未來能夠取得的現金的權利在當下進行貼現,使當下能夠獲得最大限度的現金。

那什么樣的資產可作為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進行融資,比如:債權(如企業收取的你歸還的信用卡貸款、房貸等)、未來收益權(未來某個項目的收益)、租金(房租、地租等各種租賃費),任何可以在未來產生現金流量的權利在理論上都可以進行資產證券化融資。

通俗地講,只要你能夠讓人相信你的某個賬戶可以在未來不斷有錢打進來,而且可以準確預測打進來的錢的金額與頻率,那么就可以以此作為融資依據,以這個賬戶未來的現金流換取別人現在手里的現金。

《貨幣戰爭》的作者宋鴻兵說過,金融創新的本質就是,只要能夠透支的,都可以今天就變現,最終結果就是信貸規模不斷增長,然后因為證券化的過程就是把這些不斷增長的信貸資產,不斷倒賣出去的過程,賣出去的過程就是風險轉移的過程,但是根源還是在于信貸資產本身的好壞,源頭如果都出現了問題,你賣到哪里,哪里就倒霉了。

因此,有人總結道:金融的所有本質用8個字可以說干凈:遠期利益、杠桿、對沖,玩明白這“容易”的八字方針,金融在你眼里永遠會成為隨意變幻的簡單游戲。

這個世界上好資產都是珍稀的,賣完好資產后,貪婪早就全面調動起來了,誰也不會金盆洗手,于是就開始賣爛資產,因為都很爛,也就出現了金融領域的熱詞——包裝,層層包裝粉飾后,一般人就看不到最底層的丑陋面目——底層資產了,賣的人拼命吆喝講故事,買的人傻呵呵跟風不問青紅皂白,只看利息高低。

但爛資產終究是爛資產,加上杠桿后只會讓它爛的更快、爛的更深。

出來混,總要還的,紙里永遠包不住火,原形總會畢露,當爛資產遍大街,該還錢的時候還不上的時候,危機就出來了。

P2P為什么這么弱不禁風,關鍵就在于本來就稀缺的好資產早就被銀行包攬了,互聯網金融能做的大部分是爛資產,比如:根本沒有信用的借款人,信用已經黑掉的借款人,早就資不抵債的企業,或是行將倒閉的企業,以及大量騙子和騙子企業。

沒事的時候,還可以靠新投進來的錢補貼要付出去的提現和利息,一旦沒有新錢進來,再加上投資人擠兌,立馬就會像多米諾骨牌般死翹翹。

信用是杠桿的基礎,你有信用,我才杠桿,沒有信用也沒有金融,信用是金融的立身之本,是金融的生命線! 而互聯網金融恰恰把信用放到了最不重視的位置。

所以,坤鵬論一直堅持認為,未來互聯網金融不會再有重振雄風的機會了,銀行都在嗷嗷待哺,運營良好,能不斷創造利潤并且還得起錢的好資產根本不夠分,互聯網金融何德何能分上一杯羹呢!

其實想想,這些年的互聯網創業幾乎也跟加杠桿差不太多,投資人發現了好項目,于是就想用投資加杠桿,催熟它,創業者最大的力量也不用在事業本身,而是把大部分精力放到不斷融資、不斷給自己加杠桿上,結果的結果就是九死一生。

而當年網約車的紅包大戰,其實也是阿里和騰訊的加杠桿之戰,既然知時間難分勝負,又想趕緊占領網約車和移動支付市場,干脆砸錢加杠桿,速戰速決,結果到現在加杠桿催熟的危害慢慢體現出來了,滴滴連連出事,上市的計劃嘎然而止。

而美團、小米,以及除早期的投資人外,也深受高杠桿之害,市上了,但跌跌不休。

小米上市100天,市值暴跌2300億港幣,數萬股民被血洗,雷軍說好的讓投資者賺一倍變成了股價腰斬。

10月15日,美團股價大跌8%,市值失守3000億港元,創了上市新低,較上市之初高位時蒸發1019億港元。

坤鵬論這兩天的文章都希望幫助老鐵們擺脫負面情緒困擾,因為歷史已經證明,即使爬到了金字塔的最頂端,成為頂級大人物,大多數時候也無法為所欲為,最終不過是歷史長河中一朵稍稍耀眼些的浪花,所以,我等屌絲最明智的選擇是改變自己,適應變化,在變化中順勢而為,無論什么時候,安全永遠第一,在這個世界上,人生贏家其實比拼的是誰活得更長。

如何做呢?

坤鵬論認為,首先要敬畏人性,人性就是想要不斷追求更高的收入和借更多錢,尤其是對于能力增長根本沒有靈敏準確的衡量方法,這也決定了我們總是會一次又一次走入危機的圈套。

經濟的周期性變化,就是“人永遠不會從歷史中學習”的最好的備注。

所以,只有敬畏人性,才會讓你總會保持客觀警覺,時刻持一顆平常心,寵辱不驚,理性高揚。

既然我們已經了解到危機源于杠桿,那么避免危機的方法也很清晰明了。

第一個最簡單易行,那就是讓杠桿時刻保持在即使是最差的你也還能控制的范圍,不要讓你的債務增長超過你的收入增長,不要讓你的收入增長超過你的能力增長。

對一個市場還是對單獨的個人,都是一樣的。

前些天,坤鵬論在《全球股市暴跌 A股最猛 但有啥可怕的!》中寫了萬科逆勢“廣積糧”,瘋狂收購、拿地,這不禁讓坤鵬論想到,其實萬科這也是一種反向去杠桿的方法,既然杠桿高,最常規的辦法是減少債務,但如果把自己的資產做大做扎實,不一樣也是在去杠桿嗎?

到這里,坤鵬論的眼前一片豁然,深刻地體會到了人們常說的投資自己的真正涵義,投資自己其實就是加重杠桿這一端的個體能力,因為能力可以化為重力,直白點說,就是創造財富的能力更強,失業降薪等減少財富的可能性減小,自然以前吃力的杠桿另一端也會相對變得沒那么重了。

這就是第二個逆向辦法,相比第一個,雖然難,但會讓你受益終身。

按這樣的思路,我們再去分析地方政府去杠桿、國有企業去杠桿,你會發現,它們除了減債務,做得更多的還是增加自己資產的重量,也就是讓自己變得更美、更重、更值錢。

一個縣城有高鐵通過和沒有高鐵通過,其價值是完全不一樣的,價值提高,原來所對應的杠桿沒有上升,也就達到去杠桿的效果了。

而PPP則是地方政府的項目引進民間資本投入,花錢不多,但項目有了,價值高了,原來沉重的杠桿相對變輕了。

國有企業實施債轉股,股是股份,是企業資產,總資產不變的情況下把債務變成了投資,這也是增加所有者權益降杠桿。

向民間資本開放更多投資領域,就是在那些領域增加投資、增加所有者權益去杠桿。

既然增加自己的資產或是提升資產價值,都是去杠桿,那么房價上漲,房子價值提升算不算降杠桿?

這要分開來看,對于擁有房子卻還在還貸的人,這是去杠桿,不過,前提是要把房子賣掉。

但是,買房人卻背上比以前更沉重的杠桿,這相當于杠桿轉移,只要房子不斷被買賣,就相當于不斷轉移杠桿,最終還是落入了金融范疇,而社會整體杠桿的真正降低是以提高生產率、創造更多財富來實現的,所以穩房價非常英明正確,房價暴漲,又會造成杠桿橫行,會打擊實業。

到這里,各位老鐵應該明白一個道理,考慮問題一定要通盤,要善用逆向思維,具體到杠桿,需要兩端都要細琢磨,雙管齊下。

而杠桿什么時候崩,就是你的一端沒了重量,也就是沒資產、沒現金、沒收入,壓不住杠桿另一端了,所以除了衡量自己的債務外,還要審視自己,全面判斷。

當然,大部分屌絲都屬于沒資產的人群,所以就要特別關注自己的現金儲備和收入了,只要你每月的現金流可以保證你還得上債務,也不用過于擔心什么,所以倒推一下,現金儲備最好輕易別動,如果靠工作賺工資,那就付出更多,保證自己不被裁員。

另外,最可怕的事情是,杠桿另一端沒減,或也正在去,但自己的資產端卻在減,或者比去杠桿的速度減得還快,想想都膽戰心驚。

但,現實中這種情況正在一些人和企業身上真實發生,他們的杠桿也正在加速崩盤。

這也是為什么坤鵬論最近總是提醒老鐵們,要加強學習,提高認知,因為說到底思想才是萬物偉大的杠桿,努力工作,保住飯碗,千萬不要讓自己的資產縮水甚至成了無水之源。

最怕你只顧著抱怨,卻從不努力改變,抱怨、消極全都是人生的負資產,只能讓你的負債能力越來越低,有那閑工夫,還不如思考人生或是睡覺來得實在。

人生無處不杠桿!

無杠桿不富,無杠桿更難成大事!

命運是一根杠桿,你不用盡全力,它便不會向你傾斜。

堅持下去,因為努力或許不是一臺天平,但它至少是一根杠桿。

正像石田衣良所說的,在武術中,如果要最快速切斷對方的意識,一般認為正中下巴的直刺拳是最有效的一種技巧。因為根據杠桿原理,這一招可以猛搖對方的腦袋。不過,能夠精確命中移動目標的技術、勝過對手數倍的速度,以及對方預測不出自己行動的節奏,缺一不可。

可以說,寒冬時期的傷害幾乎是無差別的,因為大部分人是盲目的,恐慌會傳染,所以優質資產一樣也會跟隨下跌,保有現金流也可以讓你輕松抄底,等春天來的時候,靠著優質的自己獲取高杠桿,再投資,實現財富的迅速提升。

所以,現金為王!


猜你喜歡

本文暫時沒有評論,來添加一個吧(●'?'●)

歡迎 發表評論:

有樂賺
彩票官网软件下载大全